10位血透“老病號”的“西遊記”: 我們登上華山最險的西峰啦!

13:22 | 透析故事館 |

溫醫大附屬第一醫院有一群血液透析的腎友,大多是六七十歲的老人,有的已經血透20來年了。提起腎臟病,不少人會覺得挺沉重的,如果一時找不到移植的腎,患者只能透過洗腎來維持生命。可是有這樣一群腎友,他們樂觀面對病情,經常一起旅遊。上周,他們去了天下第一險——華山,還登上了華山最險峻的西峰。

生命之路也許蜿蜒,但有著樂觀積極的生活態度,還有什麼阻礙是無法克服的呢?

 

血透室的一群腎友,想去征服華山

他們是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血透室的腎友,這次陝西之行共6天,遊覽了兵馬俑、法門寺、華清池等各處景點,最刺激的就是登上了華山。

組織者張老伯今年68歲,之前在溫州市區一家國有企業工作。13年前,張老伯被查出腎臟病,需要做血液透析。性格樂觀的他邊血液透析邊工作一直到退休。張老伯說,每週一、三、五他都要做三天血液透析,每次四個小時,確實給生活帶來一些不便。很多同樣情況的腎友會認為時間都花在洗腎上了,想出去也去不了。可是,張老伯覺得,一直待在家裡,人的膽子會越來越小,於是他和一些腎友相約,一起走出去,哪怕身體有病也要快樂生活。起先大家相約去溫州周邊近的地方旅遊,有了經驗後,他們一起去了大連、青島、煙臺等較遠的地方。今年,他們決定,去征服天下第一險——華山。

 

一路克服心理恐懼,登上西峰山頂

這次張老伯一行有12名腎友、4名家屬和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血透室的2名醫務人員。10月30日,10名腎友在家屬和醫務人員的協助下,開始登山之旅,有2名腎友因暈車放棄了,留在賓館休息。

華山西峰海拔2082米,是華山最秀麗險峻的山峰,大家都知道《寶蓮燈》的故事,西峰就是沉香劈山救出母親的地方。通往西峰索道的臺階很高,張老伯他們走走停停,終於到達索道入口,乘了一段索道後繼續步行登頂,此後的路著實陡峭。

登上華山,對張老伯他們來說並不容易。正常人的血色素是十五克,血透患者在十克左右,有時還更低,血色素偏低容易頭暈。今年72歲的沈老伯是他們中年齡最大的,平時較少鍛煉。但這次,大家都克服了心理恐懼,有說有笑,相互照顧。張老伯說,有時路邊就是萬丈深淵,大家拉著鐵鍊,奮勇攀登,都沒有退縮。用了40多分鐘終於爬上了西峰,大家高興地歡呼:“華山,我們來了!我們像正常人一樣了!”

 

提前做好充足準備,生活一樣精彩

不過,張老伯他們能成功上山,不光靠勇氣,也多虧了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血透室醫務人員的精心照顧和充足的準備。

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徐玉蘭主任醫師說,血透腎友出遊前,需要事先聯繫好做血液透析的單位。要做好心肺肝功能的檢測,同時對血色素進行檢查,血色素低時要注射促血素。同時要帶好日用的藥品,旅遊時不要太累。

徐醫師說,血透腎友只要出門期間能接受正規的血透治療,他們和正常人並沒有太大的區別。而且現在溫州醫保部門政策好,在全國各地做血透都能按規定報銷,消除了血透腎友的經濟顧慮。這次西安交通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血透室的工作人員非常熱情,特地為溫州腎友加班。

這次考慮到出行的人數比較多,一些血透腎友的血管瘻管比較特別,醫院派出了兩名醫務人員放棄休息義務跟隨照顧。如果出去旅遊的人數少,狀態較好,也可以不需要醫務人員陪同了。

張老伯說,血透腎友出去旅遊並不難實現,幾年前,他曾去德國女兒那裡旅遊了半個多月。63歲的林阿婆今年春節和老伴去海南旅遊時,事先聯繫好血透單位,一個多月的時間玩得不亦樂乎。

600

601

西峰索道(圖片由張老伯提供)

 

適當安排 樂享晚年

衰老往往會伴隨著疾病,不少人的印象中,似乎覺得人老了就會變成“老病號”。

徐醫師說,目前一些腎臟病患者和家屬,對於血液透析還有著錯誤的想法,認為接受血透後就只能待在家裡好好休息,沒法開展正常的工作、學習,長期這樣,心理也會受到負面影響,出現抑鬱、自閉、焦慮等等,也不能融入社會。

其實,血透腎友在接受正規治療後,只要不是高強度體力勞動或熬夜,適當的旅行和工作,身體是能夠承受的。而且,這些活動對提高患者生活品質有幫助,可以讓他們過上和正常人一樣的生活。

徐醫師建議,腎友應正視自己的疾病,要回歸社會,該工作的工作,該出去旅遊的旅遊。只要心態好,做好相關準備工作,老年血透患者也能做到樂享晚年生活。

 

 

 

轉載:朗騰健康透析

Copyright © 2014 社團法人台灣腎友生活品質促進協會. Designed by Tien-Chang.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886-2-86675478  信箱:tdqservice@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