腎臟科醫師:下肢問題若惡化,須截肢易危及腎友生命/蘋果日報

論者表示,絕大部分患有周邊動脈疾病的腎友在演變成嚴重下肢缺血之前,是沒有症狀的,等到患者出現潰瘍或組織缺損,通常已是嚴重下肢缺血,容易產生嚴重的併發症,需要截肢甚至危及生命。洗腎示意圖,非本文所指對象。資料照片

蕭志忠/台灣腎友生活品質促進協會理事長、羅東聖母醫院教研部主任、腎臟科醫師

日本和台灣同為洗腎大國,在日本約32萬的總透析人口中,約有44%為糖尿病腎病變所導致。

糖尿病加上腎臟病兩種高風險因子,造成日本每百位透析患者中,就有一位會在一年內因為嚴重下肢缺血 (CLI)而截肢(註一)。一旦截肢,腎友的活動力和自我照顧能力會大受影響,除了讓生活品質惡化,也明顯增加了需要投入的照護資源,不論從社會面或個人的生活面向都有十分劇烈的負面影響。

根據日本杏林大學的統計,接受大範圍截肢 (major amputation)的腎友,1年內的死亡率高達40%。

台灣的洗腎人口約為8萬人,糖尿病的比例以及年齡分布與日本十分相似。雖然台灣沒有透析患者之下肢動脈疾病以及截肢方面的流行病學統計,根據推論,約有25%至30%的腎友患有下肢動脈疾病。

可怕的是,絕大部分患有周邊動脈疾病的腎友在演變成嚴重下肢缺血之前,是沒有症狀的,使得從腎臟科醫師、透析護理師到腎友,容易忽略這個潛在問題。等到患者出現潰瘍或組織缺損,通常已是嚴重下肢缺血,容易產生嚴重的併發症,需要截肢甚至危及生命。

筆者的一個透析病人,就因為周邊動脈疾病造成下肢缺血,在4年內先後截去了左右腳。一開始的症狀是足部有不易癒合的小傷口,導致嚴重的蜂窩性組織炎甚至膿瘍,第一次截去左腳後開始有憂鬱的傾向,雖然之後右腳也開始有缺血症狀,但病人拒絕再次截肢的建議。直到今年初因右腳傷口的膿瘍造成敗血症住院治療後,截去了右腳,至今仍在加護病房治療中。

雖然大多數的醫護同仁都知道腎友是下肢缺血的高危險群,但對於這個問題的嚴重度卻不一定真正了解;而且在照顧腎友的過程中,對於周邊動脈疾病的發掘、診斷和照護,皆處於較為被動的狀態。

因此台灣腎友生活品質促進協會 (TDQ)計畫將從2019年開始推動一系列的倡議活動,來提升醫護同仁乃至腎友本身對足部照護的意識、以及對足部問題的警覺。除了邀請台灣腎臟科、心血管外科、整形外科、心臟內科等關注腎友足部問題的醫護同仁,分享自身的臨床經驗與看法之外,更將參考日本經驗,導入AAA組織 (Act Against Amputation,對抗截肢行動倡議)及日本下肢救濟.足病學會的相關資源。盼望能讓更多腎友免於足病的威脅,維持良好的生活品質。

本文轉載自蘋果電子報  文章網址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realtime/20190124/1506349

Copyright © 2014 社團法人台灣腎友生活品質促進協會. Designed by Tien-Chang.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886-2-86675478  信箱:tdqservice@gmail.com